正在阅读:成都股民卖了医院,拿1.3亿炒股,被罚没1.4亿,两审为何都败诉了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社会万象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成都股民卖了医院,拿1.3亿炒股,被罚没1.4亿,两审为何都败诉了

转载 超级管理员2021/03/12 11:47:32 发布 IP属地:未知 来源: 作者: 389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庭阳 | 北京报道

四川成都人刘岳均,因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罚没1.36亿元,不服,进而起诉证监会,一审败诉。他依旧不服,上诉至北京市高级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

近期,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刘岳均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二审行政判决书》,此事来龙去脉浮出水面。

刘岳均在*ST恒康2013年收购医院时,从事内幕交易。而恒康医疗的收购,只是控股股东设计的“一个局”。

刘岳均买入恒康医疗1.26亿元,获利3395万元

刘岳均所涉内幕交易发生在8年前。

刘岳均户籍在四川成都,是四川省红十字肿瘤医院(以下简称“红十字肿瘤医院”)实控人。红十字肿瘤医院是他收购的一家民营医院,2009年取得了“红十字”医院的名义。

2013年,恒康医疗实施由制药向医疗服务战略转型,收购了4家医院。

红十字肿瘤医院是恒康医疗收购的第1家医院。这是一家非营利性医院,恒康医疗无法收购,于是改成用1.2亿元的价格收购该院肿瘤诊疗中心85%的收益权。

在收购运作期间,刘岳均向恒康医疗介绍了一个人,此人是恒康医疗后续收购3家医院的股东。这位股东、刘岳均和恒康医疗人员,曾见面商谈。2013年4月底5月初,那位股东告诉他,3家医院收购事情“基本谈妥了”。

证监会认定,恒康医疗收购4家医院是“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的重大事件,公开前是内幕信息。刘岳均是红十字肿瘤医院实控人、后续收购的介绍人,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2013年1月10日,恒康医疗子公司与红十字肿瘤医院的股东签署收益权收购协议,是内幕交易信息敏感期起点。2013年6月28日,恒康医疗连续完成了几家医院收购,实现由制药向医疗服务的战略转型,是内幕信息敏感期的终点。

证监会查明,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刘岳均操作7个股票账户,用家庭、自己所控制公司及账户滚存资金,合计买入恒康医疗1.26亿元。内幕信息公开后,他陆续卖出,获利3395万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证监会认为,刘岳均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实施内幕交易。对他给予行政处罚,没收非法所得3395万元,罚款1.02亿元。

不在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名单中?经过追责时效后被调查询问?

刘岳均不认为自己违法了。

在证监会听证会上,刘岳均的申辩理由包括,他没有签署内幕信息知情人协议,不在恒康医疗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名单报备记录中,不属于内幕信息知情人。

证监会回复,从恒康医疗子公司开始与刘岳均洽谈收购红十字医院肿瘤诊疗中心收益权时,他已经作为上市公司交易对方,知悉了恒康医疗转型及收购事宜,并且还向恒康医疗介绍了3家拟收购标的医院,知悉完整的内幕信息,属于法律规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

刘岳均还申辩,2013年7月左右恒康医疗被大宗减持时,他补仓后股价大幅下跌,在后期股价高位时仍大量买入,等全部卖完手中持股,最终是亏损,没有非法谋利。

证监会说,按照统一的计算方法和计算标准,根据交易所提供的客观交易数据对违法所得进行计算,对违法所得金额也做了核查,计算结果无误。

在庭审中,其中一个争议焦点引人注意。

2013年6月28日,是内幕交易违法行为终了日。有关法律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证监会在2015年6月29日对刘岳均进行首次调查询问。

二审法院给了回答。

2015年5月26日,证监会已发现疑似关联账户交易量异常的问题。通过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询问和调查相关账户情况,发现刘岳均可能存在违法行为,故向他调查核实。据此,可以认定刘岳均可能构成违法的交易行为线索在2015年6月27日前已进入证监会视野。

在2015年6月29日,证监会对刘岳均首次调查询问,“并不意味着违法行为刚刚被发现,而系行政机关先行展开调查取证,掌握一部分违法事实线索后,才对涉嫌违法行为人进行询问”“相关内幕信息的内容、刘岳均的身份及主观上对内幕信息内容的知悉状态等在证监会对恒康医疗异常交易案有关涉案人员询问时已有所涉及,而有关人员最早接受证监会询问的时间点并未超过对刘岳均交易行为进行追责的两年期限的终点。”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刘岳均的行政处罚书公布后,证监会对此案件做了介绍,这是在查办恒康医疗控股股东阙文彬合谋操纵股价过程中发现的“案中案”。

据公开信息,阙文彬希望高价减持恒康医疗,遂与三方机构合作,通过“市值管理”的方式提高恒康医疗“价值”,进而拉升股价。“市值管理”就包括收购医院。证监会认定阙文彬等人合谋操纵股价,给予行政处罚,没收阙文彬非法所得及罚款合计608万元。

刘岳均所述恒康医疗的大宗减持,是阙文彬在当年 7 月 3 日、 4 日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股票,两天内套现了4亿元,数倍于刘岳均的买入额。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